罗马2全面战争攻略(罗马2辅助兵营招兵表)

个人学习 11 0

罗马2全面战争攻略

继业者(希腊语:Διάδοχοι)泛指承继人。在泛希腊历史中,专指_大帝死后互相竞争的承继人,希腊语专称为Επίγονοι

公元前 323 年_病逝于巴比伦,随后围绕帝国继承权及领土瓜分,先后爆发了四次继业者(Diadochi)战争。

曾经的_大帝创立的帝国四分五裂,他曾经信任的将军们混战不休。

这是一段非常非常精彩的历史。做一个可能不恰当的类比,这段历史像中国的南北朝时期。英雄辈出,承接一个传奇,孕育新的传奇,但是在民间的影响力不如他前面的三国和他后面的隋唐。如果我自己不玩全面战争,应该也不太会接触。

继业者的几个王国,承接自_大帝这个传奇,最后又都被后面的罗马帝国所灭亡。

简单的说,和汉末三国一样,各方势力混战不休,有想要再现_辉煌的野心家,有纯粹自保结盟的割据军阀。

因为这篇文章这些不是主要的内容,如果想详细了解,可以看一下这本书。我在这不详细展开。以后有时间再抛砖引玉写一些浅显的内容。

这样的乱局中,有没有新秩序产生呢?

当然有,第一是相对稳固的政治格局。

我们这个文章的主角——塞琉古帝国,正是在继业者战争中展露头角,和同样是继业者的托勒密埃及安提柯马其顿一起,形成“三强鼎立的局面”。

第二是战争层面。也是游戏玩家最最最关心的东西。

马其顿军队在继业者战争中被迫与自己采用相同装备和战术的对手作战,在一系列重大决战中,由于交战各方均拥有马其顿方阵和伙伴骑兵,因此对马其顿方阵之外的其他兵种的使用往往决定了战争的胜负,其中机动灵活的东方骑兵部队和极具毁伤威力的战象发挥了代表性。

一场非常典型的继业者战争的军阵图,可以反映这种变化。

在这个政治军事新秩序中,塞琉古王朝在历史的舞台上登场,并且在近东的历史舞台上,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里引用一段《帝国衰亡史》中的话,很有意境。

描述的是伊普苏斯战役后,不可一世的安提柯兵败身死,他的儿子德米特里带着自己残存的部队灰溜溜地退回自己的领地,重新统一_大帝时期版图的幻梦被击碎。较为稳定的新秩序建立起来。

罗马2全面战争攻略

罗马文化分为三个派系。

柯尼利亚家族税收收入提高3%,但是民众秩序天然降低至少4点。

不过由于与希腊文化的渊源,柯尼利亚家族在与大希腊相关文化的交流中有外交加成。

朱利亚家族是个民族主义情结浓厚的纯正罗马家族。

他们在国家有外族文化存在时会增加25%民众秩序惩罚。

但是他们的文化转化速度更快,并且面对野蛮民作战时士气更高。

顺便说一句,凯撒就来自这个家族。

琼尼亚家族在拉丁文化存在的情况下会增加公共秩序值。

但是他们对所有的派系都有外交惩罚。

不过,琼尼亚家族可以从所有的农业建筑中获得额外10%收入。

基本上,柯尼利亚家族适合经济发展,朱利亚家族适合军事征服。

而琼尼亚家族肯定是种田派的最爱了。

选好家族后进入罗马战役。

罗马的战役开局较为简单,可以从关系地图中看到。

只有一个敌人(红色)占领了两个行省的部分区域。

周围全部是灰色的中立区域。

如何获得胜利

胜利条件分为三种。第一种为军事胜利,胜利条件为:

1、控制140个定居点。

数量虽然惊人,但是不管是你的还是你的属国或者军事同盟的都算数。

2、控制意大利、大希腊、阿奎塔尼、亚美尼亚、阿非利加和不列颠6个行省。

同样也是属国或者同盟的都算。

3、维持140个陆地单位和40个海军单位。

第二种是经济胜利,其胜利条件为:

1、控制意大利、阿非利加、叙利亚、博斯普鲁斯、贝提卡和亚细亚6大行省。

2、和20个派系维持贸易关系,控制至少一种战略资源。

3、回合结束时获得最少8万收入。

4、维持70个单位并研究至少20项社会科技。

第三种是文化胜利,胜利条件为:

1、控制意大利、埃及、大希腊、阿奎塔尼、美索不达米亚和叙利亚6个行省。

2、建造统治万神殿和圆形竞技场两个奇观。

3、至少在35个行省的中拥有占据文化优势的定居点。

4、至少进行30项研究。

玩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获得游戏的胜利。

本攻略将选择军事胜利的方向,毕竟,全面战争嘛!

从只探索了一部分的战略地图中就已经可以看到无数的派系势力了。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罗马2:全面战争专区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罗马2:全面战争专区

罗马2全面战争攻略

这场战役,是一个很好地了解罗马和塞琉古军队体系的一个窗口。

这方面的古代文献

现代文献

介绍了那么多塞琉古的军队,怎么最后还是输给了罗马呢?甚至还是没有进行马略改革的罗马。可以说是被非完全体的罗马击败了。

这里涉及到之前提到的战象和战车的局限性,比如扰乱自己的阵线等等……真的真的太惨了。可能它们需要一个罗马黑科技——瞬间猎杀战象……可惜不是游戏。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可喜的变化,比如安条克三世虽败犹荣的骑兵运用。

这里将简单从一些史实出发。(本来想和同学搞一个联机配合把这个战役在游戏里模拟出来的,可惜暂时没有这个条件,这个做出来会更有意思一点。)

大帝在这场战役里是错误频频,水准直线下降……

在安条克三世那个部分,简单提了一下,他率领大军来到马其顿和希腊,但是却没有得到他期待的支持。

结果在希腊遭遇惨败。

随着塞琉古国王安条克三世和他的大军在温泉关战役遭受惨重损失,撤退回亚洲重振旗鼓。罗马和罗德岛以及其他盟国联合舰队击败塞琉古海军,赢得一连串胜利。第一个错误——公元前190年迈昂尼苏斯战役中塞琉古海军遭到摧毁,安条克三世在得知消息后方寸大乱,匆匆忙忙从色雷斯的利西马其亚撤离,往小亚细亚内地遁去,留下大批军需物资未带走,也未在达达尼尔海峡设防,使得罗马大军成功横越海峡,在罗马新任执政官卢基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率领下将战事转移到小亚细亚,其兄长大西庇阿作为特使而随军行动。

此时无心再战的安条克三世企图与罗马谈和,归还先前在海战俘虏的大西庇阿之子作为对罗马的善意,并愿割让爱奥尼亚和埃托利亚的城市,但因罗马要求塞琉古帝国必须完全放弃欧洲及托鲁斯山脉以西的亚洲地方,迫使安条克三世继续战争下去。在安条克三世与罗马试图谈和期间,大西庇阿因病病倒,并由克奈乌斯·多米蒂乌斯·阿赫诺巴布斯辅佐其兄弟。

另一方面安条克三世尽可能从他的帝国招集更多军队,并撤往内地,他选定马格尼西亚作为适合的战场,并在锡皮卢斯山上扎营,安条克还在弗里吉亚河和锡皮卢斯山中间建筑一道城墙,防止被迫应战发生。然而渡过河的罗马联军却一心求战,在连续五天双方对恃下,阿赫诺巴布斯派出使者宣告不论安条克第二天是否应战,罗马联军将会攻击。而安条克三世也厌倦等待,决定与罗马交战。

会战战场的精确位置位于两条东西走向的河流,北面的弗里吉乌斯河(Phrygios,今土耳其库姆河)和南面的赫尔墨斯河(Hermos,今土耳其杰迪斯河)之间,罗马-希腊联军占据了西侧,而安条克在东侧扎营。安条克投入了包括军事定居者主力在内的7万兵力,这是安条克统治期间,出现在野战中的最大一支塞琉古军队。而西庇阿的兵力则包括2个罗马军团、2个同盟军团和帕加马、亚该亚盟军提供的兵力,总数仅有3万人,但都是经验丰富、素质出众的精锐。

起初,卢西乌斯西庇阿在两条河流最窄处布阵寻求会战的机会,但这里的战场宽度对兵力优势的安条克大大不利,因而安条克不为所动。随着时间即将进入公元前190年的冬季,在敌人境内难以获得补给的罗马-希腊联军越来越急切地寻求会战,他们将战线向前推进,以稍宽的战场宽度诱惑安条克接受会战。经过两次罗马战线的前推和战场宽度的增加后,安条克满意于战场环境,决定接受会战。(第二个错误,本土作战明明可以再拖延一段时间。)

罗马——逆境的抉择

对于罗马军队的指挥官卢西乌斯.西庇阿而言,面对一支数量占绝对优势,且素质同样出色的敌军,他的胜算显然不大,尤其在骑兵方面,联军处于压倒性的劣势之中。(从上面的布阵图看,只有一点点骑兵部队)

为此,西庇阿做出了针对性的部署,罗马军队的战线从北向南展开,排布成了一条3公里长的战线。西庇阿的部署,并未按照最常规的步兵中央、骑兵两翼的原则,实际上联军没有“左翼”的概念,步兵战线从战线最左端、靠近弗里吉乌斯河的位置开始向西南延伸,4个军团一字摆开,拉开了约1800米的正面。而在步兵战线的最左端和弗里吉乌斯河之间,仅象征性地部署了4个罗马骑兵中队(罗马的骑兵中队,即Turmae,与希腊的骑兵中队不同,是仅有30人的小单位)共120人填补空隙。而3000名骑兵和3000名轻盾兵则全部在步兵战线的右侧展开,把守其余12公里的骑兵-轻步兵混合战线。

这一部署方式,不免让人想起后世凯撒与庞培的法萨卢斯会战,同样在总兵力和骑兵数量上占尽劣势的凯撒,采取了几乎一模一样的布阵,略去了“左翼”,而将主要的胜算放在其步兵上。我们也可以猜测,西庇阿在此时的想法与后来的凯撒不谋而合,他将借助弗里吉乌斯河掩护自己的左翼,以全部骑兵和轻盾兵防守右翼,对手在这里的迁回将会需要更长的路程,从而给罗马步兵更多的发挥时间。

塞琉古——出人意料的布置

而安条克的部署则耐人寻味,尽管在己方的右翼难以找到迁回空间,他还是将 半数的重骑兵一包括 3000名铁甲骑兵和1000名半具装的近卫骑兵在内部署到这里,并由自己亲自带领,而其余半数则在开阔的左翼展开。为了给右翼骑兵腾出空间,安条克三世不惜将中央方阵的纵深从16排扩大到32排,这一部属在其败战后招致了不少塞琉西方阵指挥官的指责。

可能是第三个错误,觉得会战兵力是7万对3万优势在我

两支军队都选择在黎明就离开营地布阵,当天的大雾和尚未升至半空的太阳使得光线条件颇为差劲。为了更好的发挥远程部队的效力,两军的战线比往常更为接近,这为战局发展埋下了伏笔。

(引用的资料里说训练素质很差,指的是新征招的各地军队,实际上跟随安条克南征北战的主力军团还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

战斗开始后,右翼骑兵在安条克亲自率领下,迅速推进,突破了罗马的左翼。罗马左翼虽然人数较多,由于使用的纵深行军队形,又地处河边,能够投入战斗的只有前面的极少数兵力。安条克率骑兵冲来,罗马军无力抵挡,急忙调头退却,后面的人看到前面混乱起来,也跟着向后退。安条克率骑兵不顾一切地追赶,向纵深发展。

因为尚未黎明的关系天候黯淡无光,清晨的浓雾更使视线不良,必使得弓箭的准度下降,因此帕加马国王欧迈尼斯二世判断塞琉古军的刀轮战车较有威胁性,且可能向他发起第一波攻击。欧迈尼斯先派遣克里特弓兵和其他轻装投射部队向前,当塞琉古军的刀轮战车朝欧迈尼斯进攻时,欧迈尼斯命令投射部队不向车手射击而是优先朝马匹攻击。

他们包围战车,集中火力向马射击。很多受伤的马匹被惊吓,无法控制的惊马拖着战车到处冲撞,战车冲到自己的队伍里,配置在战车防线后面的骆驼队伍首先混乱起来,接着受到冲击的重甲骑兵也混乱起来。他们害怕镰刀伤到自己,到处躲避奔跑。

因为铠甲笨重,运动不便,致使互相撞击。在混乱的叫喊声中和极端的恐慌之中,后面的许多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奔跑的战马引起了后面人员的混乱,影响了整个左翼阵线。加上大雾浓重,天气阴暗,拥挤在一起的队伍几乎分不清敌我。

安条克此时对左翼发生的变化毫不知晓,在他看来,就连善战的罗马步兵都被自己的骑兵冲击一鼓而下,那显得更不堪一击的罗马骑兵,必然也被自己强大的左翼轻松碾碎

再次优势在我!

他带领右翼的得胜部队猛攻罗马军营,却被留守的罗马军官马库斯阿米里乌斯(MarcusAemilius)带领溃兵和营地守卫们暂时挡住。安条克眼见短时间内无法攻下营地,便回过头来冲向罗马的另一半战线。

在欧迈尼斯二世而将战象和脆弱的轻步兵包裹在阵形内部。(悲剧伏笔加一)

正面的2个罗马军团不敢强攻结阵的塞琉古人方阵,罗马指挥官便投入轻装步兵,以连续的投射打击软化塞琉古方阵的防御。由于对方骑兵的威胁,塞硫古方阵不敢放出轻步兵进行反击,只得直接承受长时间的投射攻击,尽管伤亡惨重,老兵们依旧坚韧地维持着阵形,并缓缓向营地后退。

但就在这时,塞硫古各方阵内部的战象忍受不住投射打击,纷纷因痛苦而发疯失控,这些动物从内部冲垮了严密的方阵,军团抓住机会发动了冲锋,失去队形的方阵无力抵抗,塞硫西的战线就此崩解。

刚开始在游戏里不会操作的同学使用战象的话,肯定深有感悟。

马格尼西亚会战以这样出人意料的结局结束,一支经验丰富、装备精良的军队,在人数不足自己一半的敌人面前被压倒性的击垮。

安条克几乎要为这场会战负全部的责任,是他在不合适的战场环境下使用战车,而招致了左翼的覆灭;是他实验性的在方阵间部署战象,而将一场仍能获得平局的会战,转化为惨败;安条克曾经的噩梦,拉菲亚会战的指挥失误,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在马格尼西亚重演。

毁灭性的结局使得他的朋友和部下们向他抱怨,有人指责他发动这场战争,是因为错误的判断战略态势;他的步兵指挥官们则质问他,为何跟随他征服了整个帝国的方阵老兵们,会在最关键的会战里被置于次要的战术地位。胜利者则兴高采烈,一句话在罗马士兵之间流行:“安条克大帝,他曾是一位国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